晚飯後,隔壁樓的李太太敲門找姥姥聊天。

姥姥奉上瑞士巧克力,李太太含了一顆,便迫不及待的開始數落:「我家那口子,太沒情調了,吃完飯一開電視就打盹,打呼聲音老響,吵得我沒法兒看電視。平時也不會和我聊天,我們精神上沒有交集。」

姥姥反問:「他打盹時會流口水嗎?」

太太驚呼:「會,會流口水。你太瞭解了,這種食量大又貪睡的老東西,值得留嗎?」

姥姥微微一笑,抱起了毛茸茸的狗兒子,説:「我覺得你在說我這狗兒子,這傢伙從沒和我談心,生氣時,還會咬我,每天我還得處理糞便,但我對他著迷,想繼續和他耗下去。我體會到,只要有愛,不同層次的個體,是可以同處在一個屋簷下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映緣 的頭像
映緣

自投羅網

映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